| 首页 | | 在线预订 | 关于我们 | 电子信箱 | 留言板 |

欢迎您来到青年旅行社游记选登栏目!


永陵的名称由来

  〔摘要〕1961年国务院公布“王建墓”为全国文物保护单位,20世纪80年代以来不少学者认为王建墓应称为“永陵”,为进一步宣传和提升成都形象,1998年更名为“永陵博物馆”。
    
    永陵博物馆的建设发展,有经验也有教训。博物馆的发展有两方面,一个是与主业直接相关的宣传介绍,另外一个就是第三产业。
    
    要宣传永陵、介绍永陵,首先就有一个名称问题,是叫王建墓还是叫永陵?
    
    一、王建墓与永陵之争
    
    1964年中国文物出版社正式出版了冯汉骥的《前蜀王建墓发掘报告》。在出版之前,冯汉骥先生的原稿书名是“前蜀永陵发掘报告”,出版后书名变成了“前蜀王建墓发掘报告”。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因为1961年国务院公布永陵为全国第一批文物保护单位,正式的名称是“王建墓”,不是“永陵”。据了解,定名是永陵,还是王建墓,上个世纪50年代有关专家学者还进行过争论。一派意见认为王建作为封建统治帝王,他当时的陵墓就叫永陵,现在也应该用历史的称谓作为王建墓的正式名称。国内的帝王陵墓作为文物保护单位,名称都是按照帝王陵号称呼。另外一派学者认为,“永陵”这个名称带有封建帝王色彩,不应该用,还是称王建墓好,而且宋代文献中就在称王建墓,当地老百姓也一直把这里称为王建墓。最后还是采纳了后一种观点。
    
    由于国务院1961年公布的全国文物保护单位是“王建墓”,所以冯汉骥的“前蜀永陵发掘报告”出版后,封面名称就改成“前蜀王建墓发掘报告”。可是如果打开报告一看,通篇都是称“永陵……”,报告名称和内容提法不一致。以王建墓作为帝王陵墓名称,在全国文物保护单位中也是唯一的,以后由此引出了一系列事情。
    
    上个世纪80年代,国家文物局在编纂介绍全国重点文物时,就有人就提出:这个地方是一个皇陵,怎么叫墓呢?可是国务院当年公布的名称就是“王建墓”,国家文物局不得已,只好在宣传介绍全国重点文物单位的资料上,在“王建墓”后面加一个括号,写上“永陵”。
    
    由于上述的原因,永陵在对外宣传上受到很大的影响,外地旅行社在介绍成都旅游景点时,列上了“王建墓”,而外地游客在选择旅游点时就不知道这里是帝王陵墓,仅仅看名字,以为王建墓就是古代一个官吏的坟墓,还有人误以为是现代某个人的墓葬。甚至闹出了这样的笑话,有人误以为这里是姓王的人修建的公墓,上门来联系办理墓葬。
    
    把永陵称为王建墓,不利于宣传和提升成都的城市形象。因为王建建立的前蜀,是一个国家安定、经济繁荣、人才辈出的时代,在承唐启宋的历史进程中发挥了巨大的作用。永陵既是历史名称,又是正式名称,老百姓也知道,体现了成都作为当时全国第一繁华大都市和历史古都的城市形象。所以,把王建墓改为永陵,对塑造、提升和宣传成都形象有极为重要的意义。
    
    1990年,我们向有关方面提出,王建墓是一般民间的俗称,应该恢复它的正式名称永陵。由于国务院1961年公布的名称是王建墓,要更名就必须经过国务院,但成都市王建墓博物馆的名称是地方审批的,不必经过国务院审批,况且“王建墓”加上括号“永陵”,国家文物局已有先例。于是我们向国家文物局提出更名的要求,国家文物局原则上同意我们更名为“永陵博物馆”。1998年5月国家文物局下达了正式批文。
    
    得到国家文物局的批文后,我们又起草了要求更名为“永陵博物馆”的报告,逐级报请市政府,经过市政府办公会议讨论同意,批准了更名申请,然后市编委也批复了。1998年年底,成都王建墓博物馆正式更名为“成都永陵博物馆”。在博物馆更名的大会上,我们向省市有关领导建议:把抚琴路更名为永陵路,因为抚琴路是由抚琴台得名,而抚琴台本身就是清末以来的误传,把王建墓误以为是汉代司马相如的抚琴台,既然现在搞清楚了这里是永陵而不是抚琴台,从宣传永陵、宣传成都的角度讲,永陵门前的这条路就应该更名为永陵路。我们的这条建议得到了有关领导和与会同志的积极支持,会上就决定由成都市政协文史委来负责办理更名事宜。
    
    1999年,成都市政协大会把抚琴路更名作为六条重要的议案之一,因为道路更名涉及到交通、邮政、商业、通讯、门牌号码等,与老百姓的生活息息相关,必须要征求各方面的意见,市政协为此举行了听证和讨论,我们在会上介绍了永陵的历史背景,向政协委员们谈了更名的原因和意义。
    
    经过了一系列手续之后,1999年12月,抚琴路就正式更名为永陵路。
    
    近年以来成都市增加了很多新的街道,但这些街道的命名,缺乏深厚的文化底蕴,缺乏文化艺术品味,不能够反映成都悠久的历史和城市文化,很多街道、桥梁完全就是工程名称,像西延线、一号桥、二号桥。抚琴路更名为永陵路这件事引起了很好的社会反响,后来成都市的街道命名、更名,都更加注重城市文化和形象,都要请文化部门参加,听取专家的意见,《中国政协报》为此专门发了消息,给予了高度的评价。
    
    二、围绕接待做大文章(1979~1987年)
    
    1979年正式成立了王建墓文物保管所,它的工作性质主要是保护管理好墓室,接待少量的游人,工作非常简单。由于文物保管所工作的性质和功能,王建墓的文博发展受到很多的局限。
    
    到了1980年代中期,博物馆事业开始兴起,很多原先依托于文物古迹点的单位为了自身事业的扩大,拓宽发展领域,纷纷把文物管理所改名为博物馆,成都的武侯祠、杜甫草堂也就是在这种背景下改的。1990年,永陵地宫大揭顶工程完成后,王建墓文物管理所更名为王建墓博物馆就迫在眉睫了。
    
    从1979年到1987年这段时间,王建墓的建设发展主要是围绕接待游客、服务游客而展开。首先,为了对外开放展览而搞了文物陈列室,搞了一点园林绿化;1980年以后为了接待游客的需要,修了展览室(老展览室),同样的,为了满足游客的需要,搞了茶座。光有接待室还不行,又向后扩展修了办公室。
    
    1987年之后是永陵博物馆建设发展的第二个阶段,当时国内正在讨论博物馆的定位和功能,博物馆的功能不仅仅是接待游客,实际上它的服务领域已经大大拓宽,它既是人们游览娱乐的地方,也是展示传统历史文化和爱国主义教育的场所。其次,博物馆应该为普通人民群众的日常精神生活提供服务,人们主要是来游览的,所以还要搞休闲设施。在这种背景之下,永陵博物馆开始拓宽土地,搞园林绿化,搞茶园,前前后后永陵经过5次征地,1987年这次征地20多亩,是最大规模的一次,扩展的土地,用于园林绿化和增添服务设施。当时文物管理所的负责人积极为王建墓争取项目、争取经费,并在1989年地宫大揭顶工程完工之后,提出全国各地的文物古迹景点都在改名博物馆,王建墓文物保管所级别低,我们也要改名。
    
    1990年成都市政府批准我们改名为王建墓博物馆,行政级别升格为正县级单位。作为博物馆,其性质功能就比文物保管所大大拓宽了,相应的,原来的形象就不适合博物馆的需要,改名之后也应该有一个新的面貌。1993年,在省市有关部门的支持下,我们在国家文物局争取了80万元资金修建蜀永楼文物展厅,这件事也得到了国家文物局古建专家组罗哲文的大力支持。1994年文物展厅完成后,就对外开放。1995年为了防止雨水倒灌地宫,成都市文化局给永陵拨款50万元,我们铺高了地面,重新修建了古色古香的大门。整个博物馆的基本建设上了一个台阶。
    
    三、短期利益与长远发展的冲突(1990年代中期)
    
    经过10多年的扩建和绿化,永陵的各种树木郁郁葱葱,1995年大门建成后,永陵博物馆的形象一下就变了,看起来很漂亮,出现了众多游人排队购票游园的热闹场面。游人大量增加,各种服务设施明显不够需要,单位的职工集资在园林内用竹子和树皮修建了一座茶廊,取名“翠竹苑”。当时成都还没有兴起“农家乐”,大规模的休闲聚会的园林式茶园也较少,尽管永陵这里的档次不高,但是它的绿化环境还可以,加之当时人们的需求还比较低,所以,当时来永陵休闲喝茶的游客很多,可以说是游人蜂拥而来,门庭若市,从1996年到1998年上半年都是如此。
    
    1998年,成都和周边地区兴起了“农家乐”,成都市内公园、府南河两边都在搞各种各样的茶园,搞城市园林建设,出现了很多园林式的休闲娱乐场所,而永陵的园林环境和休闲服务设施没有变化,没有开辟新景点,茶廊也显得陈旧破烂,跟不上形势发展的需要。这样,1998年下半年起永陵的游客人数开始出现下滑,加上又遇到两个不利的因素,一个是1998~2001年,永陵路多次整修改造道路,造成到永陵游览的交通非常不方便;第二个因素是自身建设出现问题,“农家乐”兴起、周边景点景观提高档次的同时,永陵博物馆没有及时调整思路,及时转变。
    
    1999年,在游客人数下滑、周边旅游景点如武侯祠和草堂寺相继提高门票的情况下,我们也简单仿效他们的做法,提高门票价格。当然,地宫门票提价也是对的,因为游人过多本身对地宫保护不利。门票低,收入的资金少,文物保护也就困难。而且作为这么一个高档次的文物古迹景点,当时一张通票才5元钱,和其他文物景点比起来就很低,因此地宫的门票提到15元。大门票原先是2元,提到3元,在提价的同时,我们赠送一本介绍永陵地宫的小册子,开展景点免费解说,增加服务内容。门票提价之后,游客很平稳,没有任何波动,游览地宫的客人照样来,以前地宫的门票收入一年只有几万块钱,少的时候只有一万多元,提价后一年门票收入有20多万。
    
    上个世纪90年代初期,面临市场经济大潮的冲击,永陵博物馆向何处去?如何发展?成为一个很严峻的问题,摆在我们面前。随着成都市市政建设的发展,博物馆门前的抚琴路(现永陵路)成为了繁华街道,地皮可以说是寸土寸金。如何把博物馆的长远发展和短期的经济利益结合起来,在这方面,永陵博物馆有成功的经验,也有深刻的教训。
    
    1994年,出于经济上的考虑,通过招商引资,我们出土地,对方出资金,先后在永陵博物馆临抚琴路的地方修建了银杏酒楼和金鹰酒楼。因为一年有几十万租金,对永陵博物馆是一笔非常可观的收入,就是现在它也是一项重要的经济来源。
    
    由于当时没有考虑到博物馆的未来发展,就忽略了游人停车、购物、照像等一系列问题。因为文物古迹一个非常重要的无形的品牌,就是历史文化积淀,游客一看到它,就能够激发游览参观的欲望。而永陵博物馆恰好欠缺这一点,因为大门前面是两座酒楼,掩盖了永陵的历史文化形象,影响了游人参观文物古迹的欲望。我们经常听到游人说:走到这里,如果不是墙上的两个字,走过了都不知道永陵。为啥?因为永陵的形象完全被掩盖了,只剩下一个大门,旁边都是酒楼店铺,而大门又是有传统风貌的现代性建筑,所以很难让人想到这里是一个上千年历史的古迹景点,很多人从这里过都不晓得。成都市市委书记李春城在视察永陵博物馆时对此提出了批评,他说:这么重要的文物古迹景点,大门前面都修成酒楼了,我看再下去,你们要把火锅摆到王建的棺床上。
    
    总结这些事情的经验教训,不能去追究谁的过错,因为当时的时代意识和背景就是经济第一,招商引资的做法也还是有一点超前意识,事实上也给后来带来了很好的经济效益。当然,从永陵整体和长远发展来看,这种做法利大还是弊大,值得我们深思了。
    
    由于门票收入日渐下滑,永陵博物馆要继续发展,该怎么办?当时的博物馆主要领导再次想到了招商引资修酒楼。前两个酒楼一年带来了几十万收入,永陵西侧有一个停车场,在此再修一个酒楼或者服务中心之类的大型建筑,岂不是又可以增加几十万?因此,博物馆积极地引进资金。当时班子中有人提出不同的意见,认为酒楼应该离永陵墓冢远一点,以免影响永陵今后的发展。我们的立足点还是永陵,今后要吸引游人,主要还是靠永陵。如果酒楼建筑过分靠近永陵,对永陵的外观环境造成影响,就必然阻碍永陵的发展,而且从文物保护法的角度讲,建筑影响了国家的文物古迹,也会引起麻烦。更重要的是这里是游客停车场,如果修成了大型建筑,永陵就没有了停车场,出租车、旅游车不能停放,对永陵是一个致命的打击,永陵要想吸引外地游客特别是旅行团就非常困难。
    
    最终的结果,新的建筑下基础的位置离永陵墓冢只有6米,由于挨得太近,很快就受到社会各界的置疑。2000年6月,李春城市长听到了比较大的反映,就直接到永陵博物馆来。他指出,正在修建的酒楼严重地影响了永陵及其周边的环境,政府正在大力整治文物旅游景点的周边环境,而作为文物单位自身却在严重违反。根据《文物保护法》,要国家文物局批准了才能修,而这个建筑没有经过国家文物局的批准。
    
    根据成都市有关领导的意见,这个违章建筑必须拆除,对永陵来说就涉及到一系列赔偿问题,包括以前预收的钱要退还给开发商,拆除要费用,这个投资决策失误,使永陵背上了几百万元的沉重包袱。现在这一建筑已经被拆除。
    
    永陵博物馆修建东园也留下了教训,当初我们的设想是东园作为高品位景观点,有池塘、亭子、假山、回廊,对游客增加吸引力,但后来又决定东园不搞景点,全部用来修建筑。至于修来干什么用,当初就没有明确的规划和指导思想,只想到利用那块地,尽量把房子修大一些。结果修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地势本来很狭窄,建筑却很大,回廊很大很宽,利用率不高,中心主建筑的层高很低,不适宜做展览。整个建筑如果用做服务性设施,又没有配套的卫生间,厨房也很小;如果做展厅,层高又不够,主体建筑的空间太小,即使搞画展,只有两米多一点的层高,大一点的画都挂不伸展。修好之后基本上没有用,平均造价相当高。东园的修建费用的是城市建设维护费,这种重复投资、乱投资受到了有关部门的“制裁”,2001年就不再拨给永陵城市建设维护费。
    
    2001年6月永陵博物馆新的领导班子成立之后,认真反思了永陵这几年来发展道路,重新确定了提高景点档次、增加文化内涵的基本方针,2002年修建了永陵神道,改建了路面,在湖塘增加了石围栏,拆除陈旧的服务设施,新建了档次较高的餐厅、回廊,调整园林绿化布局,收到了较好的效果。
    
    〔口述者简介〕徐学书,永陵博物馆副馆长,研究员。
    〔整理者简介〕张家钊,四川省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副研究员。
    周建春,四川省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来源:《当代史资料》2003年第4期
 编辑:宋扬 
 

其它文章
文化与自然遗产:峨眉山—乐山..
怜惜身贱如水的泰国美女
牟 尼 沟 猎 奇
—— 张家界逛街也甜美
—— 难忘的张家界之游
云贵游观感[三]——三道茶的..
云贵游观感[二]——山茶之王..
云贵游观感[一]——玉龙雪山..
黄山:等待重逢的喜悦
夏威夷:潜水冲浪玩出浪漫
泸沽湖——背包之旅
梧桐旭日:四时烟雨半山云
天宁岛探寻海的最深处
春暖花开,乡村烟火的诱惑
“香格里拉”怒江行散记
天真无邪凤凰之旅
若尔盖草原:跳跃过夏天
飘逝的王朝背影
纯情的初恋:西湖莼菜的纯 沧..
旅加散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