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 在线预订 | 关于我们 | 电子信箱 | 留言板 |

欢迎您来到青年旅行社游记选登栏目!


一场实验性旅游的感触

   那次旅游记忆犹新。我们是一群受困於岛上三天两头就要往马来西亚跑的新加坡人,每逢周末就要越过新马长堤找个地方打发时间,终於到了那种状态,应该去的已经去了N遍,对於目的地再也无所谓,反正离开就是。我们其实只想旅行。 

  我们到了柔佛巴鲁(马来西亚最南边城市)的汽车总站,还是不知道要往哪里去。汽车公司的招徠者喊各个目的地的名字,汽车就要出发了,每个旅人都有一个目的地,如他手上紧紧提着的行李,因此能上路得如此轻鬆,正如有明确目标的人一样,总是义无反顾,沿对的方向前人的脚印去应该去的地方。而我们还在汽车站犹豫不决。我们当时的团中有4个人,於是有人建议,若等到第4个来向我们推销其目的地的票贩,我们就上那巴士,往那个方向去。 

  那个目的地叫丰盛港,是距离新加坡3小时车程的一个小小渔港,马来名为Mersing,华人取名字总有好意头。那次旅游,我们玩得十分尽兴,在马来摊子吃到最好吃的椰浆饭,在住燕子的戏院里看了一场好莱坞的电影,也觉得乐趣无穷。 

  广告旅行当成一场游戏 

  归类是现代人最喜欢的游戏,以便讨论和研究。后来我才知道当时的旅游方式就是所谓的实验性旅游(Experimental Travel)。不久前实验性旅游成了旅人们的一个buzzword,全球最大的独立旅游指南机构Lonely Planet出版了一本名为实验性旅游的指南,欧洲的廉价航空甚至推出了到了机场才知道目的地的机票,针对这类不走寻常路的旅人。 

  Experimental Travel is travel with constraints, that at the same time 
liberates you from the limitations and expectations of classic tourism. 
By travelling with the constraints of Experimental Travel, you conversely 
have more freedom. 

                             —— Joel Henry 

  何谓实验性旅游﹖其实简单一点说就是把旅行当成一场实验性的游戏。有句庸俗的旅人至理名言﹕过程才是目的地,那是实验性旅游的最佳注脚。实验性旅游的哲学可以说是一种逆向思考。根据其提倡人Joel Henry,实验性旅游是给旅行强加一些条件,这同时能把你由一般旅游的限制和预想中解放出来,因此获得更多的自由。作者之一Joel Henry是一个法国电视剧本作者,因此他提出的实验性旅游方式十分戏剧化。书中推介了40种实验性旅游方式,旅行假设了一场出乎意料的旅行,因此其旅游的方式,正如实验,其採用的方法和步骤不同,也自然导致不同的结果。 

  没有不可行不可能 

  正如虚拟旅游,实验性旅游可以说是后旅游(post-tourism)的一支,带有后现代文化的特质,没有什麼是不可以的不可行和不可能的。Joel Henry酷爱旅行,多年前成立了一个名为Latourex的组织,提倡实验性旅游,而其网站号称是实验性旅行的实验所,其中罗列了不少实验性旅行的方法,一些可行,一些接近荒谬。比如到机场待上48个小时,看聚散依依的人群奔往不同的目的地。19世纪的巴黎诗人早就尝试过实验旅游,酷爱旅游却没什麼勇气离开巴黎的波德莱尔(Charles Baudelaire),就曾经到轮船停泊的港湾,看轮船出发和离开,由想像中获得旅行的快感。波德莱尔特热爱的可能也只是旅行的想像而已。张爱玲喜欢穿奇装异服在上海的街头漫步,似乎以获得注视为荣,这也是实验性旅游的方法之一,比如套上一个「马头」在自己城市漫游,看看别人的反应,这简直是行为艺术了。 

  你的惊喜我的惊吓 

  实验性旅游其实不是新鲜事。然而当它有了名字,甚至方法,那麼这样的旅游还能称为实验性吗﹖为了实验而旅行,或许会有很多的惊喜。然而我们大部分人旅行或许都不是为了惊喜,更何况怀胎的惊喜,投胎的可能是惊吓。正如你的精华我的糟粕。 

  於是我跟实验性旅游所提出的方法进行了一次的实验,在上海跳上了开往辛庄的地铁,辛庄是上海地铁1号线的尾站,算是上海的近郊。我虽然住在上海两年了,但从来没有到过辛庄,那当然也是因为我从来没有听说过辛庄有什麼值得一去的地方。 

  那次的旅游是没趣的,我什麼也没有发现,或许是我的问题,我带着发现的期待去了这趟旅游,结果什麼收穫也没有。到底是我出了问题,还是这种旅游其实根本不是我的那杯茶﹖ 

  后来我发现,和我一起旅行的同伴也觉得有点无聊,我才如释重负。於是我们随便逛了逛无趣的街道,拍了一些照片,几乎就马上折返回市中心,当地铁进入繁华都市,我才觉得这才是我要来的地方。是谁在定义怎样的旅游才具有实验性﹖因为就广义而言,谁的旅游不是实验性的﹖对於一个自詡从来没有参加过鸭仔团的旅人来说,难道参加一次赶鸭团,对他而言不也是具有实验性吗﹖ 

  乏味的可能是自己 

  问题出在我身上,但也可以说和我无关,因为旅游本来就是自然而发的事情,如果强求,如果强加一些旅行的规则,旅游就无法自然,所谓的更大的自由,其实也可能是更大的束缚。 

  倡导实验性旅行的法国人,或许最大的功劳并不在於昭告了世人目的地是平等的,巴黎和巴林地位相同,没有一处是乏味的,乏味的可能是你自己。而是更明确的告诉我们,是的,我们大部分人的旅行都很「乏味」,我们去找一定要看的景点,逛不容错过的商铺,吃天下无双的蛋挞,但如果那是我们的选择,我们自然无权去羡慕或效尤採用实验性旅游的人。我们都不是鱼,自然无法沟通,理解对方的快乐。或许你是鲸鱼,我是观赏鱼,我们对快乐的定义不同,碰面只能是对牛弹琴。

其它文章
难忘北海[三]北海白塔
行走在赛什腾山下
自驾之荐:桂林阳朔龙胜.....
走进纳木措
新年第一游——人间天堂三日游..
终于到江西了
最后的童话(九寨沟)
九寨沟叠溪海子隐藏的悲壮故事
四姑娘山 永远是我今生不变的..
张家界游,美丽的导游小姐让人..
做丽江的一尾鱼
高原飙车险中求乐
到越南享受法式风情
匈牙利中欧风情深度体验
雨中都江堰
牵手都江堰夫妻桥 紧紧拥抱你..
原汁原味 四川古镇上里
千岛湖“自驾”再发现
徒步尼泊尔的“简单法则”
自驾两天郴州游,轻松爽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