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 在线预订 | 关于我们 | 电子信箱 | 留言板 |

欢迎您来到青年旅行社游记选登栏目!


穿行 在川西北山脉

    夜深人静坐在地图前,眼光顺着地图上表示河流的兰色曲线,在那块世界版图上颜色最棕黄的部分蜿蜒西上时,已感觉到自己穿越于巨大的山脉谷地之间,有了在路上的感觉。那占去1/5中国版图青藏高原啊,你久久地熨贴在我的心上,其间众多的高山峡谷、大河清流也横亘在我心上,流淌在我心上。2003年的8月我选择了去探望从四川盆地向青藏高原攀升的那些川西北的高大山系,去探明那些群山深刻的褶皱中蕴藏的所在,去看看神仙居住的地方九寨。

    出于多方面的无奈我只能选择参加旅行团而不是专门的摄影团队进入这些地带。

    两个星期马不停蹄一路狂奔地去九寨走黄龙,深入四姑娘山,然后投入海螺沟的怀抱。如我事先料想的那样,这些人山人海的著名景点实难触及心灵,而且时间被安排得一环扣一环,弄得人紧张得透不过气来不说,甚至连思想也难有自由独步的余地。而生活在以夏季为主的南方,实在太向往别的季节。所以在这个到处都是绿色的季节还是忍着点好,到秋天再出击。此时只能望着那些比我们身边的绿色更清淳的山岭想象他们秋天的妖娆,冬天的静穆,春天的繁花似锦。

    在九寨也不是完全没有东西拍摄。清幽翠碧的湖景,奔泻湍急的溪流,飞珠溅玉的瀑群,古穆幽深的林莽,可是那需要慢慢去经营,得支起三脚架。可是我背上背着的三脚架除了把我累得半死外毫无派用处的丁点时间,实在是对不住自己,居然连一次也没有打开用过!我背的那些器材虽说只有我女儿的一半重量,可是我还从来没有试过一整天背着她,而且上山下沟挤景区的区间车,贼累人!!而且早晚拍摄的黄金时间都在千篇一律的饭桌上磨过。原本打算啥器材也不带,只提个摄象机数码相机省事儿,谁让自己乃一介好摄之徒。累的就有点活该了,从来就该背负着沉重行走。

    其实,到过雪域西藏甚至西藏之西的阿里,去看四姑娘山和海螺沟的雪是很不过瘾的,如果把他们放在西藏,我恐怕连他们的名字都不知道,因为象这样的风景西藏比比皆是。

    而我是别有用心的。目的----在路上。去领略高大雄浑的岷山,二郎山,巴郎山山脉,如何手挽手肩并肩地簇拥着,如何对天空撼人魂魄的裁剪,如何地绝无仅有!传说以青藏高原最高处的喜马拉雅山为中心,向东西南北四方辐射,每个方向都有九万九千座大神山。我对此传说深信不疑,尤其是当我行走过。老迈的山神们一定隐没在列列群山之中!

    他们拔地而起,突兀在天地间,从四川盆地向青藏高原攀升,沿着越走越小的大河,挺拔起越来越高的雪山,逶迤着向西而去,仿佛亘古如斯。其实,他们的绝对高度远比珠穆朗玛峰本身要高,站在他们脚下的峡谷里这种感觉尤为强烈,只是珠穆朗玛站在了大地最高最高的阶梯上而已。感谢伟大的人们,把面条般的公路烙刻到这些大山上。在这些一边是深谷,一边是峻峭的岩壁的蜿蜒公路上行车非得打起十二分精神不可,但是车窗外的风光,实在是地球上别处绝无仅有的。有时斜射的阳光照耀在苍黛的山体上,照亮一川河水,照耀列列远山,青碧的山峰牵动视线走向辽远,实在让人出神入画,我一眼也没舍得漏掉。行走在这个大山的王国里,没完没了的上山下山,别人觉得劳累困顿不已,我却精神亢奋得不行,享受啊享受!这一路对这些大山品读下来,实在是对看惯水泥森林的双眼弥足珍贵的滋养。

    而且在那气势雄浑的山系里,居住着庞大的林莽,各种各样的大树在不同的海拔高度上,成长了千百年,吞云吐雾滋润万物了千百年,地理学知识告诉我从他们类别的变化可以发现大地确实在攀升。

    在渐次升高的群山阶梯上,历经重重群山的阻隔与崎岖,总会见到宽阔而美丽的山间谷地。路过那些深深陷落在河谷中的村落,低海拔的小桥流水景致在这里被演绎成了清冽的旷野长风,给人壮美的享受。那些种植着小麦玉米青稞苹果与梨的村落还有人们,好象和这些山一样从来就居住于此,一种地老天荒亘古如斯的样子,总是象油画般静谧而悠远。

    随手摸一摸路边绿意深重的玉米和小麦,望着路上面孔黑红眼光却如泉水般清澈的高原孩子,还有神情默然而坚韧的牧人,内心总是弥漫起隐隐的痛楚和莫名的忧伤。这种景象的平静之美,美得强大美得具有动人的感染力!我总是在那样的情景中泪水悄然沁出。那些个周围有大片抽穗扬花的玉米地,大片挂着青涩的苹果树,还有硕大金色的葵花盘落在山谷间的民居,实在令都市里矫揉造作的豪华别墅羞愧。

    海拔越高,天空越蓝,洁白的云朵让你感觉到这一切世外般的遥远。在四姑娘山清冷的双桥沟当我抬起头来,一下子望见了那戴着晶莹桂冠的冰雪山峰,刹那间难已抑制的泪水在脸郏悄然滑落。庆幸,在我们这个地球上还有如此纯洁的人间净土。可是对于我们的双眼,对于我们的内心,要抵达他们深入他们的时间与空间都太长太远了,总有稍纵即失甚至是不真实的感觉。远和近,长和短的确是一个相对的概念。可是很远、很长到底有多远多长?也许他们原本就永久地停泊在我们的心上,没有距离,也并不遥远。

    从九寨回来的路上,那个叠溪古镇,靠近九寨那一头的山脉异常高峻雄奇,列列大山顶天立地于天地之间,把个美丽如天堂的九寨隔在天边外。我们一直在她的山脚沿岷江顺行;而它靠成都的这一头,对面和我们差不多齐高的山体上自上而下由蔬至密滚满了长长的一坡蓊蓊郁郁的塔式松林。我们先是从山的头部开始,沿公路盘旋而下到达大山颈部,慢慢深入山谷、山沟。到山的肩了,到山的胸了,到山的腰了,到山的膝盖了,最后扎到了山脚的峡谷里。我强烈地感受到了大地从高海拔向平原的俯冲过程。

    在那个蕴雨的上午,欲晴又雨,山峰被自天而降的灰蒙蒙的雨脚所笼罩。可我们依然还在往长坪沟的木骡子继续艰难策马前行,终于我看见雪峰下那青草翠绿的高山牧场,还有铺着木瓦的牧人小屋,木头栅栏圈出的牛圈。而四姑娘山那四座渐次升起的金字塔状的高峰超越四周群峰,超拔在云层之上,超拔在我的想象之外,但一定是直插云天的了。

    在海拔 5千多米的巴郎山口,云层饱含雨水,掩去了下界的景象。汽车沿山路蜿蜒而下,强劲的风驱赶着云团,喷云吐雾,钢青色的山峰时隐时现。我们的高度在持续下降,侧面刺目明亮的阳光穿过远山而来,落在山谷里,森林中,一列列山峰,庄严无声地排开在天底下。

    二郎山下那奔涌不息的大渡河,河道里浊流翻滚,响声振天。大河的两岸都是望不到尽头的簇簇高山,山崖的阴影里是经年不化的冰雪,在巨大山体那裸露着坚岩骨骼上竟然生长着虬曲的灌木,那峥峥风骨让人感到无比地隐忍和坚强。一大片房屋顺着山势“粘”在大渡河对岸的山脚部分,应该是一个什么“镇”所在地了。很想用“生长”这个词,但不贴切。那些既不现代也已经谈不上自然的房子实在不象生于斯长于撕的树木那样贴近大山本身,实在难与大山融为一体,不象峡谷台地上的那些朴素自然的村落。

    这一路走过来,心里沉甸甸的。可叹的是任何的记录仪,相机和摄象机都显得万般无能,方寸之间根本无法淋漓尽致地表述他们的庞大,呈现他们的多维,我的语言也一样苍白无力。可是他们,时常让我在都市的视野中完成一次次闪瞬即逝的漂泊,化如一朵轻绽的云,或者一首飘荡在山野长风里的牧歌,或者坐在青稞地旁边的一间小木屋,在那个大山系列深处,驻留片刻,凝望片刻......
(作者:原野上的谷穗儿)


其它文章
只想要一个淡淡的泸沽湖
千年都江堰,万年承传情
泸沽湖的七情六欲
男人一生最该去的49个地方
日喀则---没有美丽新世界
吃在拉萨
我们在西藏的日子
旅游板块:大海啸影响几何..
夜宿客栈,自助游客的新选择
走向拉萨——冬日的阳光依然灿..
西藏,我的爱情不流浪
藏乡的清晨
最难忘西藏的夜色
穿越西藏土林峡谷
藏族的丧葬习俗与种类
原汁原味的古镇上里
西北行(1)
闲散随意逛成都:从清晨开始的..
我的东京爱情故事[转]
忆成都小吃之---川大肥肠粉